<i id="miatx"></i>

  • <i id="miatx"></i>

      1. 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廣西新聞網 > 新聞中心 > 情感觀察室 > 正文

        我被婚姻“綁架”的人生 嫁給他是為報恩

        每個人心中都藏著無處宣泄的秘密,一定會有個角落,收留你那些脆弱的傷悲、孤獨的歡喜。

        情感熱線:18172192833

        QQ郵箱:669606543@qq.com

        傾訴人:阿梅(化名)女 36歲 廣西人

        在線記錄:佘玉冰

        “我本不愛他,因為在我家最艱難的時候,他出手相助,于是我周圍的所有人都認為我理應報恩……我后悔沒能堅持自己的想法,嫁給了他,卻失去了人生的意義……”

        家事

        我不敢回憶過去,因為曾經的夢想和希望會深深刺痛我的心。如果我當時選對了自己要走的路,或許生活不會是現在這般光景,可惜一切都不能重來……

        我出生于小縣城的一個普通的家庭,父親是工廠里普通的工人,母親沒有穩定的職業,還有個比我小兩歲的弟弟。我們家的日子雖不算貧困,但也遠遠談不上過得好。

        我是家里唯一的指望——因為從小到大,我學習成績都特別優異。周圍的親戚朋友提起我時,都是滿口夸贊,他們認為我將來一定能變成“金鳳凰”,考上名牌大學,出人頭地。我的父母亦是如此堅信。

        我沒有辜負大家的希望,最終考上了一所名校,每年都能領取獎學金。從大二開始,我勤工儉學,不再問家里要錢,我的人生迎著曙光,即將開啟美好的行程。

        那時,我還沒料到,命運對我如此殘酷……

        我有多優秀,我弟弟就有多失敗。他初中畢業后就不愿再讀書,在父母的壓迫下,勉強念完了職校,之后他便走上了一條“不歸路”。

        大二那年寒假,我弟入室盜竊,偷鄰居的財物,結果被人家發現了。那人找上門來,讓我們交出弟弟,還說要報警讓他坐牢。

        我父母慌了,我只好硬著頭皮去面對(我弟弟躲了出去)。那個鄰居近兩年搬來的,我沒怎么見過他。他叫阿強,三十出頭,在縣城開了一家糕餅店,生意還不錯。

        我小心翼翼地跟他協商,這件事能不能我們私了,弟弟偷他多少錢,我們照賠,別把事情搞大了……

        他望著我:“沒想到你們姐弟差別這么大,你弟弟真是連你腳趾頭都比不上。”

        我居然沒費多少力氣就說服他了,我自己也覺得吃驚。他還同意我們分期還錢給他,對我們很寬容,也不催促我們。為此,我和父母都很感激他。

        因為這件事,我們家和他的關系變好了,我爸媽經常叫他來家里吃飯。平時我和弟弟不在家,家里有什么事,也都是他出手幫忙。就連我們家的親朋好友都夸他是個好人。

        大四那年,我家里又出事!仍然是弟弟惹出的麻煩,他賭博欠下高利貸,追債的人找上門來,弟弟又逃之夭夭,把爛攤子扔給父母。

        父母哭著給我打電話,我一時半會趕不回來,就讓他們去找阿強想辦法。等我匆匆回到家里時,發現事情比我想象的更糟糕——父親在那次追債事件中驚嚇過度,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去,扭傷了腰。光住院費就花了不少,全是阿強幫付的。至于我弟弟欠的債,阿強說他會找些律師朋友,看看怎么處理。

        那一刻,阿強就是我們家的救星!我母親甚至一開口就叫他“恩人”。

        報恩

        弟弟欠下的債務有一部分不受法律保護,仍有很大一部分需要我們償還,我們家深陷困境。

        母親對我說:“你大學畢業,趕緊出來工作吧,不然我們真的撐不下去……最好挑個就近的地方上班,你爸爸這個樣子,需要人照顧啊!”

        我心里一驚,眼淚都流了下來。那時我已經被學校選中保研,我是想讀研究生的呀。我想學到更專業的知識,將來找更好的工作,徹底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        可母親強烈反對,她說我本來就比人家念書晚,讀完研究生都是“老姑娘”了,女人再怎么都得優先考慮自己的婚姻大事呀。而且,這幾年是家里最困難的時候,我如果自私地不管不顧,她和我父親就被逼到絕路上了。

        我不明白,為什么命運對我如此不公平,弟弟犯下的錯誤,卻要我來承擔!

        那晚上,我睡不著,一個人在外邊游蕩,心里空空的。阿強找到了我,他很擔心我的安全。

        他說:“你真的那么想讀研究生?”

        我邊流淚邊點頭,我的強項就是讀書,如果不讀了我還能做什么?再說保研讓多少人羨慕,我放棄這個機會,實在太可惜……

        “反正你讀書這么厲害,就算不保研,自己也能考上吧?”阿強說,“既然如此,你完全可以先工作,等家里的事平息了,再自學考研究生,雖然晚點但一樣能達到你的目標。”

        他說得確實有道理,這似乎是最好的辦法了。

        于是我放棄了保研的機會,放棄了大城市里工作的機會,回到縣城一家國企上班。那家國企的工資待遇很不錯,在周圍人眼里,我是找到了一份好工作。可我覺得他們都是井底之蛙,他們沒見過大世面,只安于現狀。不過我想著,這只是過度,兩年之后我就將離開這里,去我向往的城市,考一所更好的大學的研究生。

        我的這個夢,注定要破碎。

        工作之后,我母親立即催促我結婚,她說家里這幾年都沒有喜事,我弟弟完全沒指望了,她就希望能看到我平平安安,結婚生子……“你覺得阿強怎么樣?他雖然沒什么文化,但是會賺錢呀,他都準備開分店了……”

        我心里一驚,母親怎么會有這種想法?我雖然很感激阿強,但我根本不愛他呀!而且他還整整大了我十歲,我知道他以前離過一次婚,他是離婚后才搬來這里的。

        母親掏出一本記賬本,里邊夾這好幾張借條。她說:“你看看,這都是這幾年我們家欠阿強的錢,沒有他,我們都不知道怎么撐過來。我看他挺喜歡你的,如果你跟他結婚了,不僅能改善我們家的經濟條件,也算是‘報恩’了。”

        原來,阿強已經變成我們家最大的“債主”了。母親這個算盤打得好,我跟阿強結婚,這些錢就不用還了,她和父親確實是輕松了。但我呢?要跟一個不愛的人共度余生?

        見我不愿意,母親又搬來救兵,讓親戚朋友輪番勸我,大家都說阿強人好,感情可以慢慢培養,外邊的男人很多都是心機重重,我不一定找得比阿強更好的。

        阿強也沒閑著,他主動對我示好,很用心地追求我。他說,從第一次見到我,他就愛上我了。所以他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幫助我家人。至于他之前的婚姻,是因為他妻子脾氣太差,他們也沒孩子,離得干干凈凈,讓我不要有后顧之憂。

        我陷入了迷茫之中,恰好那時,我受到了“致命”的打擊——我大學喜歡的一個師兄,原本跟我關系曖昧,就差一層窗戶紙沒捅破,他卻突然向所有人宣布他有了未婚妻。那個女人是他公司領導的女兒……

        我的世界一片漆黑。我想,就這樣吧,也許我注定要嫁給阿強,這是我們的緣分。

        后悔

        我和阿強結了婚,在這個小縣城里安定下來。我曾經的胸懷大志,我的夢想和希望,都慢慢變得越來越暗淡。

        婚后,阿強勸我不要再想著考研的事了——“你都結婚了,還考什么研?我們就好好生兒育女過日子吧。”

        這和他之前勸我的態度完全不一樣。

        婚后不久,單位派我到廣州學習。在那次研討會上,我認識了一個叫小孟(化名)的男人,他和我同歲,也剛大學畢業,在某市一個很不錯的企業里工作。

        他幽默風趣,和我很談的來,我們仿佛心有靈犀一般,他說前半句話,我就能接后半句。我們聊人生,聊夢想,滿腔熱血。我感覺自己又“活”了過來。

        那時候,我才明白,這世界上不只有師兄和阿強兩個男人,我為什么這么草率結了婚?

        然而一切都為時已晚。學習結束后,小孟問我要了聯系方式,我糾結了很久,才告訴他,我結婚了……我看到他滿臉驚訝,然后是失望的表情。他說你還這么年輕,為什么這么早結婚,你還有很多選擇的機會呀。

        而我,只能苦笑。

        回到家后,我一直魂不守舍,阿強顯然也有所感覺。一天晚上,小孟喝多了酒給我打電話,我還沒跟他說兩句話,手機就被阿強搶走。他一聽到男人的聲音,頓時火冒三丈。

        那是他第一次動手打我,我遍體鱗傷。事后,他對我道歉,他告訴我,他前妻也是這樣,背著他跟男人聯系,最后和男人跑了……

        我無法原諒他,但我承認,我對小孟確實有不一樣的感覺。因為,我完全不愛阿強啊,這場婚姻,注定就是悲劇!

        命運仿佛捉弄我一般,很快我就發現自己懷孕了。而直到兒子生下來,阿強看著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,才沖我露出笑容。

        這場婚姻,因為兒子的存在,繼續茍延殘喘。這十年來,我過得渾渾噩噩——單位效益越來越差,阿強叫我辭職帶孩子(那時他已經開了分店,有點小錢了)。我一邊帶孩子,一邊偷偷看書,被阿強發現后,把我的書全燒了,他警告我不要再做夢。我的大學同學,頂替我保研名額的那個女孩,在深圳某公司做到了副總的位置,她問我要不要來深圳試試,阿強得知后打電話把人家臭罵一通,說人家破壞我們的家庭……

        就這樣,一晃十年,我一事無成,一無所有。我感覺自己的人生被這場婚姻“綁架”了,我活的一點不開心。而就在此時,曾經對我有好感的小孟,已經創業成功,自己開了一家小公司。我偷偷加了他的微信,看到朋友圈中他意氣風發的樣子,他依然單身,卻過得瀟灑自在。

        他問:你是誰?

        我久久不敢回復,最后還是刪了他。我是誰?我一遍遍地問自己,或許只是一個在無趣的婚姻里已經麻木的人罷了。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,又能怪誰?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高清圖集推薦

        新聞排行

        色妹妹